kenyailiuyu1314

NumberW:

“和你一起环游世界拍照,就是一口气做了三件最爱的事情”——沿途与她车厢中私奔般恋爱,再颠簸都不放开。 #孔维与诗苑#

吃在首尔——小吃篇之一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韩剧里捧红了一堆明星,也为韩国街头小吃吸引了一批好奇的吃货。
到韩国旅行,留半天,不吃正餐,专吃小吃如何?

【辣炒年糕】
韩语原文里,ddogbokki只有“炒年糕”之义。
因此,其实有辣的,也有不辣的。
辣的就是整锅红通通的,比较常见,但也只能算甜辣,嗜辣的吃货吃过后往往表示不过尔尔。
本无味的白年糕条,放入调好的酱料中翻炒,没什么特殊之处,不要期望太高。

但韩国人还是将炒年糕吃出了很多花样。
辣炒年糕最有名的要属新堂洞。地铁二号线和六号线可到。
有一整条辣炒年糕街。
新堂洞地铁站无比大,千万找对出口再出去。
在地铁站内,看到辣炒年糕的模型和大幅海报结束,就找对出口了。
有个年糕状的吉祥物在站内竖着大拇指,好像手里还拿着根叉子,一脸没心没肺的笑,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吃掉的样子。
可以在这里大致浏览一下辣炒年糕的历史、种类、做法。

新堂洞的辣炒年糕都是大店,不是小摊。
店内到了晚上还有人驻唱。
是的,不要怀疑你的眼睛,真的有乐!队!
而且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怀旧风格。
我实在不会欣赏,黑线。

每家店招牌上都说自己是“元祖”,不用理会。
韩国人是有点这方面的国民性…
这里的年糕比较细,也更入味。
一点就是一大锅,可按喜好加入配菜,有点像吃火锅的感觉。
加点蔬菜,再加一份泡面。
吃得不过瘾,还可以叫份辣鸡爪之类的配菜。
还可以喝点烧酒或饮料。

除了红色的辣炒年糕,还有咖喱炒年糕、酱油炒年糕、炸酱面酱炒年糕等。
酱油炒年糕又称宫廷炒年糕,据说最早的炒年糕是宫廷里才能吃到,就是这种口味。
后来辣椒传入韩国之后才加入了辣的口味。

第二种是辣炒年糕连锁店,挑三家介绍下。
弘大、明洞、建大、往十里等地都有开,大学附近比较多。
Jaws Ddokbokki (조스 떡볶이 ):红色招牌,小小门店,桌椅不多,可外带,可在门口站着吃,也可入店吃。除了招牌辣炒年糕外,还有炸物,类似天妇罗。有炸米肠、炸鱿鱼腿、炸地瓜片、炸紫菜卷。炸紫菜卷是我的爱,里面包着粉丝。也有单卖米肠,配几块猪肝猪肺,蘸椒盐吃。炸物和米肠都可以蘸着辣炒年糕的酱吃。不能少的是鱼糕(오뎅),长条状,扁扁的,折几折穿在粗竹签上,放在汤里煮得烂烂的,鱼糕汤可以免费一直续。新出的大福袋也好吃。也是鱼糕的皮,里面包着粉丝,做成福袋的样子,嘴上用绳子系着。吃的时候小心一口咬下去烫到。
国代(국대 떡볶이 ):国代是“国家代表”的简称,可见信心十足。吃的种类和jaws基本一致,请参考上段。有卖冰淇淋。门店会比jaws更大,装修得更整洁些。做炒年糕的清一色是年轻小哥,穿着白色工作服,都满热情的,大概也是他家的卖点之一。
A-ddal(아딸 ):名字很可爱,是爸爸和女儿(아빠 & 딸 )的缩写,据说老板是一对父女。门店略少于前两家,门面也更小,菜单基本类似,口味稍比前两家不甜一点,酱汁也不那么红。
三家单价都不贵,但放开了吃,总价算下来也差不多有一顿饭钱了。
具体价格记不清了。大概辣炒年糕和米肠一份两三千(或者更贵些?)炸物和鱼糕按串算,炸物用牙签插着吃。

第三种是家庭式辣炒年糕,一般不是独立门店。比如遍地开花的紫菜包饭天国(김밥천국 )或是我常去的面条树(국수나무 )等餐厅里都有。这类餐厅颇有些点厦门随处可见的沙县小吃,或是北京街头的成都小吃,就是什么都有。
比如紫菜包饭天国里主打自然是紫菜包饭,不下十种,还有咖喱饭、各类盖饭、乌东面、炸猪排饭、各种酱汤。
价格便宜,六七千韩元就能吃饱,但味道一般,感觉味精之类的调味料下的很多,吃完之后口好干。
面条树主打各式汤面,还有几种饭,其中招牌拌饭非常不错,料足味道好。
这些店里都有卖辣炒年糕,口味更不辣,偏甜,适合我这种不太能吃辣的小白,都有放高丽菜,好好吃。
紫菜包饭天国还有泡面辣炒年糕(라볶이),细细的泡面非常入味。
也有起士年糕,是带起士夹心的哟!
面条树里的辣炒年糕有放荷包蛋,而且除了条状的年糕,还有心型和星型的,吃的我好开心。(原谅外貌党…)
大型超市的美食区也有,逛累了吃一份就又有力气再逛啦。

第四种就是最常见的街头摊贩。
大妈支着个小车,热腾腾的,也会同时卖炸物、米肠、鱼糕等等,一般都是站着吃,也可打包带走。
口味不一,但卫生看着都还行。
明洞街头、梨大、钟路、南大门等等去,总之有移动摊贩的地方就少不了辣炒年糕的踪影。
中学附近尤其多,一到放学时间,中学生们蜂拥而至。
想起我们中学放学后吃的麻辣烫、臭豆腐、烤鸡翅什么的,比韩国丰富多了。
小学生也有吃的,通常是来接放学的爷爷奶奶们给买。
低年级的小朋友还不太会吃辣,边吃边说辣还坚持吃到光,比我强多了。

吃辣炒年糕务必要小心不要沾到衣服!
尤其是白衣服,太难洗掉了。

超市里也有卖成包的辣炒年糕,有年糕和酱料,回来只要放到锅里拌一拌,煮一煮就好。
是冷藏包装,喜欢的可以买一两包带回来。

【米肠】
上段有提到过这个玩意儿。
米肠是在猪肠子里塞上粉条、蔬菜和少量的猪血。
我总会想起阿嬷做的米血,台湾叫大肠血,料比米肠实在多了。
最让我惊恐的是,一直到很后来我才知道,韩国的米肠几乎99%用的是人造肠子!
那不就是层塑料皮吗?!
虽然说是对人体无害,但总觉得心有芥蒂。
部分正宗米肠店用的倒是猪肠,但吃惯“塑料”的我觉得口感倒有些奇怪了。

米肠看着挺恶心的,长长一大截,黑乎乎的,盘成蛇状,放在蒸笼里。
有客人点餐的时候,拿出来一截,刷刷刷切成几段装盘。
有的还切两片猪肝、猪肺,都是白水煮的,但是洗得很干净,没有腥味。
盘子边上撒些白盐,夹了些胡椒粉和辣椒粉。
吃的时候蘸一点,千万别蘸多,咸。
我一人能吃一大份!

还有糯米肠,感觉更Q弹些,更贵。

米肠除了单吃,还能放进汤里吃。
米肠汤饭是黄先森的保留菜单。周末睡到日照三杆,或是加班加得晚了,还有通宵喝酒完的最后一顿醒酒用,都会吃。
大概是朝鲜的更有名,米肠汤店喜欢叫新义州米肠,新义州是朝鲜地名,与中国最接近的地方。
汤饭就是把米饭倒进汤里吃。
我至今还没有爱上这种吃法。
韩国各种汤里都能把饭倒进去吃,看着烂唧唧的一大锅,实在没兴趣,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汤配饭。
米肠汤里也可以加入其他料,我就爱加猪血。
猪血米肠汤总会让我想起厦门的猪血面线,只要不是放得太咸,我能够配掉两大碗白米饭。
(我饭量比黄先森大,总是默默接过他吃剩的米饭一扫而空。)

南大门有米肠街,米肠汤算是不太受游客喜欢的大众菜,一般写字楼区和居民区比较多。

【鱼糕】
第一段中出现过,请参考。
味道和关东煮差不多,以釜山的鱼糕最为有名。
是道适合冬天的小吃。
喝一口热气腾腾的汤头,戴眼镜的一下子被水汽扑满视线。
长竹签插着一大片,吃着吃着就容易掉,很狼狈地要仰着头吃。
妹纸不顾吃相,吃得稀里哗啦,男神爱怜地拍拍脑袋,不动声色地说,老板,加汤 !
(当妈的人了还有少女梦,呜呜)

除了和辣炒年糕一起出现,鱼糕被切成小片煮进汤里变成鱼糕汤,鱼糕做成各种形状配蔬菜和魔芋炒变成炒鱼糕(鱼糕也能加在辣炒年糕里面一起炒哦),也能拿来下火锅,煮泡面什么的。
家里冰箱里总有一包鱼糕放着,拿来救急。
吃辣猪蹄的时候,点一份手抓饭团,再点一份鱼糕汤,撒上一丁点辣椒粉和葱,就是无比的美味了。
超市有卖各种形状的鱼糕。

据说釜山某大学有鱼糕设计专业!
上课的时候一直吃各种鱼糕吗?画面脑补中…好欢乐的专业!

冰岛火山喷发的毁灭性美景

小晨在冰岛:

从2014年8月底开始爆发的冰岛Holuhraun火山似乎有了减弱的迹象。如今火山喷发空中游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项目,火山爆发的停止,非但没有让摄影师、游客们觉得兴奋,反倒觉得有点可惜。这里随便搜集了一些冰岛当地摄影师们的火山喷发美图。


2010年爆发的艾雅法拉火山-Eyjafjallajökull是名气最大的一个,当年的火山灰造成了欧洲航空的瘫痪,百万游客被困在机场。破坏力虽大,但是火山爆发的场面却充满艺术美感。







有些角度美的像油画


夜晚的火光炼狱一般带有魔鬼撒旦的烈焰色彩。






很多村落都被火山灰侵袭覆盖





仅相隔一年,Grimsvotn火山爆发,好在杀伤力没有那么大,没有造成航空瘫痪。







现在大家还能在很多冰岛的纪念品点内买到这两次火山爆发的火山灰。不得不说,冰岛人真会做生意啊,纯天然无污染。


(以上照片来自摄影师Gunnar Gestur)


而2014年8月底爆发的Holuhraun火山,如今已持续近半年,岩浆覆盖的区域比纽约的曼哈顿都大,熔岩量是艾雅法拉火山当初喷发的八倍之多。不过Holuhraun火山没有冰川覆盖在表面,不会因为熔岩急剧遇冷和冰川产生颗粒--火山灰,加上地理位置在冰岛更为偏远的东北部,所以没有造成大规模的交通隐患,反倒成了摄影师们追逐的对象,成就了近半年的热门旅行项目--冰岛火山喷发直升机游。










以上图片来自摄影师Iurie Belegurschi。摄影师说,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豆瓣 | 新浪微博 | LOFTER ART | Instagram: xxiaochenn | 微信平台:迷失冰岛(Lost_in_Iceland) | 冰岛旅行内容目录





味蕾的享受

AchaoVision:

来到一家新派菜肴的餐厅享受美食,每一道菜的摆放于制作都很精致,自然味道也很不错。这里的露天环境也很好,这个季节坐在室外享受下美食,享受初夏的自然气息,无比惬意。











广州老表•LoFoTo:

你知道吗?

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

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风,

可是最后遍体鳞伤,

我才知道我们原来都只是草。

听着李玖哲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想起了这段当年看艋舺让我差点落泪的话

East Ferry, New York,   9.26.2014

图虫:广州老表

                                                                 

Weekends:

Day 4 from Puno to Cuzco

这里曾经是祭祀的神庙,现在已变为桑田

第一张图是神庙的结构,中间为中心支撑骨,两边伞状打开落到基桩,但现在已经只剩下骨架了

第二张是神庙附属的各种仓库(粮食,马匹,水,祭品)残骸

现在的玉米地长得真好

后面几张是三座跨过亚马逊河源头的桥梁,按年代分,绳索桥最早由当地居民编造,后来印加帝国起了石桥,我是站在现代的铁架桥上拍照的

合着滔滔江水看,不由得有种唏嘘感


宇华在苏格兰:

时间从来不回答/生命从来不喧哗

(Model:Ellis, taken in St Andrews)

微博

Instagram

Facebook页面